国家大酒店于十九世纪末开业,所在地是一座建于1733年的古老建筑,属于教宗克雷芒十二世(1730-1740)批准的一个综合建筑项目的一部分,目的是建筑一个能够与使徒教廷(即现在的蒙太奇托里奥宫,palazzo di Montecitorio)有效沟通的机构。酒店位于蒙太奇托里奥广场一角,重建于十七世纪末遣使会所在地的旧址上;当时这里曾经有一系列代理枢机的办公大楼。酒店所在建筑物与它面对的广场的治理工作同时完工,广场的治理也属于教皇科尔西尼的总体规划。

广场现在的结构设计于十七世纪末,根据教皇依诺增爵十二世(1691-1700)的意愿,当时为了解决公证人办公室的需要和扩大广场的面积,曾拆除了周围的很多住房。幸存建筑物的主人,其中包括卡普拉尼卡(Capranica,酒店所在的一角,曾属于主教卡普拉尼卡),被允许按照新的道路限制重建各自的楼宇。

国家大酒店坐落在罗马市区最重要的居民区之一克隆纳(Colonna)区,属于享誉盛名的罗马古城区,自1870年以来(即宣布罗马成为意大利统一王国的首都时),一直是最重要的政府功能机构所在地。
国家大酒店坐落在罗马市区最重要的居民区之一克隆纳(Colonna)区,属于享誉盛名的罗马古城区,自1870年以来(即宣布罗马成为意大利统一王国的首都时),一直是最重要的政府功能机构所在地。
马可奥里略圆柱于公元176至192年间建成,以纪念罗马皇帝马可•奥勒留(161-180)对德国和多瑙河北部的萨尔马特人的两场战争的胜利。
马可奥里略圆柱于公元176至192年间建成,以纪念罗马皇帝马可•奥勒留(161-180)对德国和多瑙河北部的萨尔马特人的两场战争的胜利。
柱身外部有与图拉真柱相似的浮雕,表现的场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,与图拉真柱一样。柱体外部有螺旋形环绕的雕刻花纹,总长度超过110米。这些浮雕被认为不如图拉真柱的精细,采用当时开始被认可的通俗和流行风格,以此取代了宫廷的或经典的风格。
埃及方尖碑用一整块淡红色花岗岩雕成,原产于下埃及的赫里奥波利斯城,为纪念普萨美提克二世法老(公元前594-589)战胜古埃塞俄比亚人而竖立。
方尖碑由奥古斯都于公元前10年运到罗马,作为奥古斯都日晷的指针安置在战神广场(Campo Marzio)上。在第九世纪至十一世纪期间,可能因为一次火灾或地震,方尖碑倒塌并逐渐陷入地下。教皇西斯都五世(1520–1590)曾试图用于1502年在因普勒萨(Impresa)小广场的地窖中(如今的国会广场)发现的一些残存的碑体重新组合和竖立方尖碑,但没有成功。

方尖碑由奥古斯都于公元前10年运到罗马,作为奥古斯都日晷的指针安置在战神广场(Campo Marzio)上。在第九世纪至十一世纪期间,可能因为一次火灾或地震,方尖碑倒塌并逐渐陷入地下。教皇西斯都五世(1520–1590)曾试图用于1502年在因普勒萨(Impresa)小广场的地窖中(如今的国会广场)发现的一些残存的碑体重新组合和竖立方尖碑,但没有成功。
两个世纪后,教宗庇护六世(1775-1799)终于成功地对方尖碑进行了修复;于1792年由建筑师乔瓦尼•安提诺里(Giovanni Antinori)重新竖立在现有的位置,以蒙太奇托里奥宫正面壮丽的外观为背景,面对国家大酒店。

在那次修缮中,碑顶上被安置了一件有教宗庇护六世徽章的青铜像。在对蒙太奇托里奥广场进行的最近一次修缮中(1998年),曾在用鹅卵石铺的路面上勾画了一个新日晷仪,以纪念奥古斯都的那个,指向蒙太奇托里奥宫的大门。遗憾的是方尖碑的影子不能准确地指向那个方向,它的日晷功能永远丧失。

最令蒙太奇托里奥广场闻名于世的因素是蒙太奇托里奥宫,从1871起它是众议院所在地。

该建筑由济安•劳伦佐•贝尼尼(Gian Lorenzo Bernini)于1653年在诺森十世(Innocenzo X)教皇的要求下设计,但由建筑师卡洛•封塔纳(Carlo Fontana)完成,他将贝尼尼原有的设计进行了修改,增加了吊钟山墙。1696年成为教皇法庭,即罗马教廷所在地。此后蒙太奇托里奥宫成为罗马地方长官和警察总局所在地。

每个星期六,罗马居民都聚集在这里,等待专职人员在面对广场的阳台上宣布彩票的开奖号码。在1870年意大利统一及随之迁都罗马后,经过对一系列方案进行讨论,选择了蒙太奇托里奥作为众议院所在地,即议会日常集会的场所。

为了适合新用途的需要,建筑师艾內斯托巴西雷(Ernesto Basile)负责对这一贝尼尼的作品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和修缮。其中宏伟壮观的Transatlantico大厅就是他的杰作,那里是意大利政治家们的非正式活动场所。

处在这种杰出的建筑和历史背景中,使国家大酒店更有名望,它从初建时起,就是三叉区(罗马中心的三个街区)的重要标志。这个古城中心特殊区域有很多享誉盛名的旅馆和特色餐馆,它们吸引着大量川流不息的游客。

如今,这种与城市和其历史的密切联系仍然是国家大酒店的特色,它的任务就是继续成为罗马热情好客的见证人和主角。